http://www.serranias.com

美日军事同盟向何处去

  布什早在竞选总统期间,就三番五次地表示,如果他上台,将进一步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称这一关系对保证亚太地区的安全尤为重要。布什当选总统后,又多次强调要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并表示要加强美日两国的战略协调。对此,日本政府立即作出回应。其外相河野表示,他听了布什总统强调美日军事同盟关系重要性的话后,很受感动,日本将为加强这一关系作出自己的努力。河野还称,今后日美双方将研究能够使美日军事同盟真正发挥作用并能得到两国国民理解和支持的策略,从战略角度加强政策协调。美国务卿鲍威尔在上任后刚一个星期就接待了来访的河野外相。他与河野一开始会谈就表示,美国新政府将改变上届政府忽视日本的作法,进一步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

  就在美日两国高层雄心勃勃地准备将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推向新高潮的时候,却飞来了一个“横祸”。2月10日,美国海军“格林维尔”号核潜艇在夏威夷瓦胡岛以南14海里处突然浮出水面,“鬼使神差”地撞翻了日本爱媛县宇和岛水产高中的实习船“爱媛”号,造成12人受伤、9人失踪。事件发生后,日本国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激发了不少人的反美情绪。尽管美国政府首脑多次道歉,但这种情绪暂时还难以平息。2月13日,冲绳警方欲逮捕驻冲绳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上等兵,因他涉嫌在冲绳县北谷町两家餐馆放火。但美军拒不交人,这更激起了冲绳县地方政府和人民的反美情绪,纷纷要求美国驻军立即从冲绳撤出。人们自然会想到,这两个事件的发生会不会冲击美日军事同盟关系,使这一关系出现裂痕。

  美日军事同盟关系自建立之日起已经历了数十年。它是冷战的产物。冷战后,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曾一度稍显淡化,而双方的经济矛盾迅速上升。新总统布什的父亲老布什在担任总统期间就曾亲率庞大的经贸代表团到在美日经济矛盾加深的风雨中,美日两国政府还是从各自的利益出发对军事同盟关系所走过的路和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回顾、分析与评估,并得出了比较一致的看法。他们认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在冷战时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冷战后仍将是两国关系的基石和核心。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于1996年4月访问了日本,与日本当时的首相桥本龙太郎共同谋划军事同盟关系的发展方向。双方都强调,尽管两国在经贸关系方面存在着很大的矛盾,但两国的安全利益大于经济利益,并于当月17日发表了《面向21世纪的同盟———美日安全保障联合宣言》,对1960 年的《美日安全保障条约》进行了修改和补充,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重新定了位。宣言规划了美日在地区和全球的军事合作,表示两国将对周边安全事务予以关注,加强合作。

  克林顿与桥本的宣言对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来说正好比“拨云见日”,为其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在宣言发表之后,两国又连续采取了几项战略举措。经过一年多的准备,美日两国于1997年9月将新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公诸于世。新指针进一步细化了美日军事合作,将其分为3个层次:平时的合作,日本遭到武力攻击时的合作,日本发生“周边事态”时的合作。

  美日军事同盟关系不仅是在经济矛盾深刻的风雨中不断加强的,而且在推进这一关系的过程中也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尤其在冲绳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给美日军事同盟关系蒙上一层层阴影。1995年,3名驻冲绳美军士兵强暴了一名日本少女,激起冲绳县政府和人民的极大愤怒。他们要求严惩3名美军士兵。尽管冲绳县政府要求驻日美军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再次发生犯罪事件和事故,但犯罪事件还是接连不断。例如:去年1月14日,驻冲绳美军一名士兵在冲绳一个迪斯科舞厅强奸一名日本女子,被日本警方逮捕;同年7月3日,又一名驻冲绳美军士兵闯进冲绳市内一座公寓对一名14岁的女中学生进行猥亵,被及时赶来的警察逮捕。对于美军的行径,冲绳县知事大田昌秀十分气愤,发誓要将美军从冲绳赶出去,并拒绝在美军用地强制手续上作“代理签名”。而日本政府却时刻注意不“因小失大” 。为了不影响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的发展,当时的首相桥本同意美军继续驻扎冲绳,并在有关手续上签字。就是在此次撞船事件后,森喜朗首相还致信布什总统,表示不要让撞船事件损害两国军事同盟关系。

  我们看到,在20世纪的最后几年里,美日军事同盟已经以“新的形象”登场,下一步的目标就是进一步推进军事合作,建立以美日军事同盟为核心的所谓“ 亚太安全新格局”。在可预见的未来,美日军事同盟关系将有以下几种走向:

  一是制定新的军事合作方针与政策。它对指导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的未来发展十分关键。美日两国将会在克林顿与桥本宣言及新防卫合作指针的基础上进一步制定新的指导方针和政策,同时有可能在适当的时候制定新的《美日安全保障条约》,并根据有关条约和方针政策制定联合作战计划。据说,美国政府积极支持日本修改宪法,而日本宪法的修改将使美日军事同盟关系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日本与美国赴海外采取联合军事行动将由此无所顾忌。

  二是建立空、天、海、地一体的新武器体系。美日陆海空军的军力在亚太地区占绝对优势。目前两国正在加紧发展TMD,并发展数量更大的间谍卫星,意在建立太空战的战略优势。美国军方人士透露,美国防部一份报告称,美日研发TMD的对象国包括中国等国在内。待TMD等部署后,美日军事同盟就将在空、天、海、地形成对中国、俄罗斯等国的绝对战略优势。美日还试图将台湾拉入TMD,将台湾拉入其军事同盟中,以增大我解决台湾问题的难度。

  三是完成由“防御”型向“进攻”型的转变。过去,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的职能是“保卫日本”。而这一关系经过调整后,其职能已转变为应付“周边事态” 。今后,日本只要认为周边发生的事态对它的安全有影响,就可以进行军事干预。这表明,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由被动型转为主动型,由“防御”型转变为“进攻 ”型。在新世纪,美日将采取一切手段,加速这一转变。

  四是干预他国主权和内政事务。日本一些政府高官和政党领导人多次宣称“ 周边事态”的范围包括中国、朝鲜半岛和俄罗斯,并将他国的内战和内乱包括在 “周边事态”的范围内,由此可以明显看出其干预他国主权和内政事务的企图。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是以军事对抗为目标的,如果今后发生所谓“周边事态”,美日很有可能联手燃起战火。

  美日军事同盟经过两国政府的精心打造,已进一步发展壮大。从其现状和趋势看,它对亚太和平与稳定不仅不会起到好的作用,反倒会造成破坏作用。美日军事同盟的发展,很可能会助长美国霸权主义的进一步嚣张、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加速抬头,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未来发展将更加令人担扰。对此,亚太乃至整个世界都应当保持高度的警惕。(梁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